汉初功臣萧何、张良、韩信为什么下场不同张良韩信萧何韩信萧何张良怎么死的

哈客文库

汉初功臣萧何、张良、韩信为什么下场不同

刘邦为什么要把略为逊色的萧何跟张良,韩信放在一起哪
刘邦为什么要把略为逊色的萧何跟张良,韩信放在一起哪

汉初功臣萧何,张良,韩信,为什么结局如此不同 高祖刘邦建国时,文臣武将如云,而萧何、张良、韩信又居功至伟,史家称为“汉初三杰”。

刘邦的评 价也精确而深刻,有次大宴群臣,高祖问:“项羽势力远胜玉朕,却失去天下,为何?”群臣议论纷纷。

高祖笑了笑,说:“公知其一,未知其二。

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 抚百姓,给馈饷,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

此三者,皆人杰 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

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

” 然而, 尽管“人杰”均功劳盖世, 但是最后刘邦对他们的处置方法却各不相同。

刘邦对韩信从来就不放心, 这个倒是很容易理解,韩信重兵在握,特别是在攻齐之后,主动求封为齐王,以此作为攻击项羽的条件, 所以刘邦对他有疑心一点也不奇怪。

他对萧何也是疑神疑鬼, 我们知道萧何是刘邦同乡, 而且是关中大户, 深得民心,并且长期坐镇关中,刘邦因此对他也一直放心不下。

对与张良,刘邦几乎从来都没疑心过,张 良经常跟在刘邦身边,为人淡泊名利,而且张良是外来户,不象萧何那样根深蒂固,这也是日后刘邦有不 同方式处置“三杰”的主要原因。

留侯张良韩国贵族后裔。

秦末, 群雄并起, 他也曾经组织队伍反抗暴秦, 遇到刘邦后,两人很谈的来,刘邦对张良几乎言听计从。

这才有了“约法三章”入主咸阳,鸿门宴有惊无 险,刘邦后来被封汉王,有听张良之计,火烧栈道,使项羽放松了警惕,为韩信“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打下了基础。

楚汉战争开始前,张良从彭城再投刘邦,受封为“成信侯”,成为刘邦的军师,帮助刘邦在 楚汉战争中战胜项羽,平定天下。

刘邦称帝后封赏功臣时,功成名就的张良谢绝了“自择齐三万户”的封 赏,选择“留”这个地方。

此后就过着几乎是隐居的生活,除了在封赏功臣、建都问题上提了些意见外, 就是后来保护了太子。

三杰中,张良精通黄老之学,深知“不伐其功,不矜其能”,的道理,功成身退, 所以刘邦一直很尊重张良。

萧何很早就和曹参一起追随刘邦,忠心耿耿,至死不渝,而他发掘人才的本事几乎无人能及。

选择并追随 市井无赖刘邦,认为其必成大器,其次是看好韩信,强力推荐,所以才有了萧何月下追韩信的佳话。

刘邦 性类曹操,功高位显的萧何曾经三次被怀疑、试探。

汉三年,刘项两军对峙,刘邦一边打仗,一边数次派 使者慰劳坐镇后方的萧何。

有人对萧何说:“如今陛下在征战沙场,餐风吸露,自顾不暇,却多次派人慰 问阁下,这不是明摆着有怀疑阁下之心吗?我替阁下拿个主意,不如派您族中能作战的全部奔赴前线,这 样大王就会更加信任阁下了。

”萧何依计而行,刘邦果然大为高兴。

汉十一年,陈冂谋反,刘邦御驾亲征, 萧何帮助吕后在长乐宫杀掉了淮阴侯韩信。

于是刘邦下诏拜萧何为相国,加封食邑五千户,并派士兵五百 人、都尉一名,作为相国的卫队。

满朝文武都为萧何受到恩宠发来贺词,唯有召平前来报忧。

他说:“恐 怕祸患从此开始了!皇上在外征战,而阁下留守朝中,明明不必以身涉险,却无端加封阁下、为阁下增设 卫队,这是由于淮阴侯韩信刚刚在朝中谋反,皇上因而有了怀疑阁下之心。

增设卫队保护阁下,其实并非 恩宠。

希望阁下谢绝封赏,把全部家产都贡献出来资助军队建设。

这样皇上必定高兴。

”萧何于是谢绝封 赏,大散家资,一场劫难化于无形。

汉十二年,淮南王黥布谋反,刘邦再次御驾亲征,在外多次派遣使者 回京打听萧何都在干什么。

回报说: “萧相国在京安抚百姓, 拿出财产资助军需, 和平定陈冂反叛时一样。

” 于是又有人来对萧何说:“恐怕阁下离灭族之祸不远了!阁下功高盖世,无以复加。

阁下当初入关,已经 深得民心,十余年来,百姓都已归附于您,您还要孜孜不倦地争取百姓的拥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皇 上所以多次派人询问阁下所作所为,就是唯恐阁下控制关中动摇汉室。

现在您不如做一点强购民田民宅、 放高利贷之类的事情来‘自污’,败坏自己的好名声,这样皇上才能心安。

”萧何依计而行,刘邦果然大 为高兴。

刘邦多次试探萧何,而萧何深知“伴君如伴虎”, 时刻警惕着,没被顺境冲昏头脑,又善于接纳他人意见, 因此萧何面对劫难,处变不惊,不动声色,虚怀若谷,从善如流,将刘邦的疑心消弭于无形,化险为夷, 最终幸免于难。

对于韩信,刘邦可以说是用足了“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帝王铁律,当然,一方面是刘邦 故意下套,另一方面也是韩信对自身定位不准造成的。

作为部下,却以功要封,犯下了重大的原则性的错 误。

如果不愿屈居人下,在手握重兵时就应该早做打算,但他心怀“妇人之仁”,狠不下心反刘,最终在 失去利用价值后被诛。

帝王们在任何时候都对手握重兵的将帅非常忌惮,尤其是像韩信这样用兵如神的军

事统帅,是任何一个有作为的帝王都不会掉以轻心的。

其次,韩信以前在项羽军中效力,中途才投奔刘邦, 不象樊哙、周勃、曹参等是刘邦的子弟兵,而他在打下齐鲁后居然向刘邦伸手要官,以功要挟封他为齐王, 犯了帝王大忌,在政治上近乎白痴,既无张良的淡泊名利的飘逸风格,又无萧何的深沉老练的政治手段, 终于使自己走上绝境,最终让刘邦抓住了借口。

比如开始收留钟离昧而又杀掉钟向刘邦献媚,满腹牢骚到 处喊冤,与陈?暗通消息等,都直接促使他速亡。

萧何,是汉朝初年丞相。

谥号“文终侯”,汉初三杰之首。

辅助汉高祖刘邦建立汉政权。

泗水沛(今江苏沛县)人。

曾任沛县主吏掾、泗水郡卒吏等职,持法不枉害人。

秦末随刘邦起兵反秦,刘邦 进入咸阳,萧何把相府及御史府的法律、户籍、地理图册等收集起来,使刘邦知晓天下山川险要、人口、 财力、物力的分布情况。

项羽称王后,萧何劝说刘邦接受分封,立足汉中,养百姓,纳贤才,收用巴蜀二 郡的赋税,积蓄力量,然后与项羽争天下。

为此深得刘邦信任,被任为丞相。

他极力向刘邦举荐韩信,认 为刘邦要取得天下非用韩信不可。

后来韩信在楚汉战争中的才干证明萧何慧眼识人。

楚汉战争中,萧何留 守关中,安定百姓,征收赋税,供给军粮,支援了前方的战斗,为刘邦最后战胜项羽提供了物质保证。

西 汉建立后,刘邦认为萧何功劳第一,封他为侯。

后被拜为相国。

刘邦去世后,继续辅佐惠帝。

萧何病危时, 举荐曹参接替自己,保证了汉初政策的连续性。

但是他也帮助吕后 ,错杀韩信.留下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的典故.这显然在他光辉的一生中无疑是个败笔~!但同时也告诉我们,人无完人,金无足赤的道理.其实名 人并不比我们的境界高多少,只是做了一些一般人不能做的事罢了,也正因为如此,也就足够了. 萧何之识 识,也就是见识,眼光。

有见识,有眼光,也就能品评,会鉴赏。

中国人推崇这种才能的传统,可谓源远 流长。

“俞伯牙摔琴谢知音”、“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风尘侠妓巨眼识英雄”等等,便是这种 传统的典型范例。

魏晋时期一度盛行的所谓“人物品藻”的潮流,不过是这种文化传统的流风遗韵罢了。

中国古人认为,人生在世,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就是必须懂得欣赏。

鉴赏,而不是判断;享受,而不是思 考——这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人生观与价值观。

欣赏的对象包括自然、文物、艺术,也包括各种人物。

而 一个豪杰之士,所鉴赏的对象就不是一般的人物,而是凤毛麟角般的天才或英雄。

对于这种天才或英雄, 不要着眼他的现在,而要展望他的未来;不是盯住他的现实性,而是瞄准他的可能性。

假如一个女子也具 有了这种眼光和鉴赏才能,我们就誉之为“女中豪杰”。

历史上这种女中豪杰是很多的,比方说卓文君、 红拂女、武则天,还有刘邦的妻子吕雉。

说起萧何所赏识的天才或英雄,我们当然首先想起韩信。

韩信墓有一幅对联:“生死一知己,存亡两妇人。

”“两妇人”指的是“漂母”和吕后,“漂母”赐饭, 保存了韩信的生命,吕后设计,断送了韩信的生命,所以说“存亡两妇人”。

“一知己”就是萧何。

韩信 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与“生死一知己”的意思是一样的。

由于萧何的巨眼识才,强力推荐,韩信 才得以施展胸中抱负,所以萧何可谓韩信的知己。

“萧何月下追韩信”与“伯牙摔琴谢知音”可以相提并 论,都是千古佳话。

鸿门宴之后,项羽自称西楚霸王,封刘邦为汉王,封地在巴、蜀与汉中地区。

刘邦返回巴蜀时,韩信趁 机弃楚归汉,随刘邦前行。

刘邦“未之奇也”,没觉得韩信有什么了不起,所以不曾重用韩信,只是“拜 以为治粟都尉”。

主管粮草供给的韩信仍然“英雄无用武之地”。

但“治粟都尉”的职务,使韩信有机会 与萧何接触。

几次交谈,“何奇之”,看出韩信乃是军事上的全局之才。

当日刘邦返回巴蜀,为了迷惑项 羽,采纳张良献策,烧毁栈道。

此举固然迷惑了项羽,却也给刘邦的部下造成错觉。

人人以为刘邦胸无大 志,欲苟安一隅,终老巴蜀,遂起他去之心,一路上不断有人开小差。

当时仅将军一级的逃亡者就有数十 人,然而萧何都没当一回事。

听说韩信也挂印而去,萧何顿时大惊失色,也顾不上和刘邦打个招呼,立即 策马连夜便追。

这就是有名的“萧何月下追韩信”。

有人报告刘邦,说丞相也逃亡了。

刘邦惊怒交集,如 失左右手。

过一两日,萧何回来见刘邦。

刘邦又喜又怒,破口大骂:“萧何!连你也背叛我!”萧何说: “我怎么敢背叛大王?我是去追赶逃亡者了。

”刘邦问:“都追什么人了?”萧何答:“韩信。

”刘邦勃 然大怒:“将军跑了几十个,都没听说你去给我追回来,你说你去追区区一个韩信,谁信哪?这不是在耍 我吗!”萧何说:“那些二三流的将军,随便一抓便是一大把,不值得我萧何去追。

只有韩信,‘国士无 双’。

陛下若要终老汉中,当然无需重用韩信;但陛下若要逐鹿中原,没有韩信万万不可!”一番说辞,

打动了刘邦。

一番争取,又使刘邦终于拜韩信为“大将军”。

韩信能够施展才华, 功成名就, 一靠萧何的见识与眼光, 二靠萧何的动动嘴皮, 发发议论。

古人有云, “世 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萧何之赏识韩信,眼光是如此的敏锐,判断是如 此的准确,挽留是如此的诚恳,推荐是如此的不遗余力,尽矣,至矣,不可复加矣!作为一个世间“不常 有”的“伯乐”,难道竟会逊色于韩信这匹“千里马”? 不过,萧何所识的最大的英雄,不是韩信,而是刘邦。

赏识韩信不难——除了萧何,项羽手下还有一个 叫做钟离眜的将军了解韩信的才能,发现刘邦却不容易。

西谚有云:仆人眼中无英雄。

英雄的仆人与英雄 太接近太熟悉了,觉得他与自己也没有多大的不同啊,哪来什么英雄气象!拿破仑曾说,他的妻子就从来 无法想象这个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让他往东他就不敢往西的丈夫在战场上居然能有什么了不起的表现。

神与人太接近了,自身也要被同化为人。

由此看来,老乡眼中也无英雄。

萧何与刘邦是老乡,要识别刘邦 可就难了。

更何况刘邦早年实在也没有多少“天子气象”。

《史记·高祖本纪》载,秦始皇曾经认为“东 南有天子气”,于是御驾往东巡游,企图以自己的威严,将这股“天子气”镇压下去,扼杀于摇篮之中, 此行未果。

这说明,那些精明干练的秦朝政府官员,根本就没有看清时势,更没有发现沛县小地方的刘邦 竟是未来取代秦皇的“真命天子”。

可是,萧何偏偏发现了、认准了刘邦。

想当初,刘邦出身卑贱,连名字都没有,仅仅是沛县的一个“好酒及色”的小流氓,靠了种种不正当的 关系,当了 15 年“弼马温”般的泗水亭长,在这期间,利用官职之便,没少白吃白喝。

萧何居然对刘邦 另眼相看,青睐有加,这不是很耐人寻味么?要知道当日的萧何,尽管只是一个“刀笔小吏”,却也不像 司马迁所言,庸庸碌碌,“未有奇节”,而是一个相当出色的地方政府官员,以至于有人曾经推荐萧何升 迁咸阳。

像萧何这样一个引人注目、前途不可限量的人物,居然如此看得起刘邦,这只能解释为他早已预 感到刘季这小子定非“池中之物”了。

刘邦私自放纵囚徒,亡命芒砀山泽,借陈胜起义之机,杀回沛县, 萧何毫不犹豫地响应刘邦,正如他毫不犹豫地拒绝咸阳一般。

沛令被杀,萧何本是众望所归理所当然的继 承人,可是他一力拥戴刘邦,使一个市井小人和亡命之徒由此成为驰骋反秦战场上的著名的“沛公”。

沛 公后来一匡天下,建立不朽基业,恐怕早在当初的萧何意料之中了吧! ⒋ 萧何之智 智,也就是才智,智慧。

所谓“慧眼识英才”,眼光其实是离不开智慧的。

眼力或见识只是内在的才智 或智慧的外部表征。

有才智,方能目光如炬,洞察时势,鉴别英雄;有智慧,方能认识自我,保持清醒, 进退有据。

会打战,当然是一种本事,一种才能,但这本事或才能仅仅属于“技”的层次;有智慧,则步 入“道”的层次。

既有才能又有头脑,方能“技进乎道”。

萧何始终很有头脑,与韩信大不相同。

韩信有 时像天才,有时像白痴,需视具体情况而定;成功前还能保持清醒,得意时便糊里糊涂;既没有“大丈夫 当如是也”或“彼可取而代之”的雄图伟略,又不懂“谦受益,满招损”的立身处世之道。

所以韩信充其 量只是有“才”, 决不能说有“智”。

萧何则可谓才智双绝的人物, 只是他的才能表现在不同的领域罢了。

举例来说。

刘邦奉楚怀王之命,西征秦都咸阳,先于项羽占据咸阳,进居秦宫。

当时的刘邦和一干来自 穷乡僻壤、久历鞍马劳顿的将士,有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不由得目眩神夺,意乱情迷,流氓和强盗的本性 再也压抑不住,雪崩也似的爆发出来,并且一发而不可收拾。

众将士“争走金帛财物之府分之”。

“好酒 及色”的刘邦,此时只顾埋首雕梁画栋的秦宫之中,偎红依翠,浅斟低唱。

萧何这时在干什么呢?萧何智 慧过人,头脑清醒,目标明确,动作迅速,一进咸阳,立即带人冲进丞相、御史、太尉等“三公”的官署, 把所有的图籍簿册律令文档席卷一空,一车一车地运往驻扎在霸上的军营中保存起来。

这批簿籍,在刘邦 随后以“约法三章”收买民心的过程中功莫大焉。

据说这些簿籍中还有一批军事地理档案,后来在楚汉战 争中派上大用场。

明人李贽评价道,萧何此举,乃是天生丞相材料的标志。

鸿门宴之后,项羽和范增为了限制刘邦,美其名曰“汉王”,封其地曰“关中”,实则把刘邦“发配” 到地处偏僻,交通闭塞,经济贫穷,文化落后的巴蜀地区。

又把关中一分为三,分封给秦朝的三员降将, 锁住刘邦进军中原的要塞,使刘邦欲动不能,局促如辕下之驹——这正是后人把今天陕西大部分地区和甘 肃东部称为“三秦”的由来。

项羽的分封方案刚刚出炉,便招来“诸侯不平”,刘邦更是怒不可遏。

鸿门 宴已经使刘邦丢尽脸面,现在项羽公然欺到头上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刘邦马上召集手下开会,准备 豁出去与项羽拼命。

樊哙、周勃、灌婴等亲信以为此举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寻死路,都劝刘邦不要轻举妄

动,刘邦盛怒之下,哪里听得进去。

就连一向有本事让刘邦言听计从的张良,此刻也束手无策。

于是萧何来了。

萧何独持异议,语出惊人。

原来萧何整理研究了他抢劫来的那些秦朝图书簿籍,发现巴 蜀并没有项羽、范增和刘邦所想象的那么糟糕。

以为巴蜀地区是一片贫穷、闭塞、落后的蛮荒之地,不过 想当然而已,其实乃是天大的误会。

经过秦国百余年的不断移民和李冰父子建造都江堰之后,巴蜀已经成 为秦国最富庶的后方,有如积累甚丰的大仓库。

再者,先是秦并六国,后是群雄反秦,经年征战,烽火连 绵,中原地区频频惨遭蹂躏,早已没有多少油水可捞了。

独有巴蜀地区多年来未曾遭受动乱,其发展潜力 着实不可估量。

所以,经营巴蜀,“还定三秦,天下可图。

”萧何并且引经据典:“《周书》曰:‘天予 不取,反受其祸’。

”上天如此垂顾于您,赐予如此丰厚的礼物,您还不要,可要当心惹出灾祸来!这一 番雄辩的利害分析,战略策划,有如后来诸葛亮在茅庐中为刘备指明三分天下的局势,于刘邦好比拨雾见 青天,豁然开朗,于是刘邦茅塞顿开,回嗔作喜。

试问,包括张良、陈平在内的一班将士谋臣,哪一个具 有萧何这等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因势利导、以退为进的大智慧?仅仅把萧何看作刘邦的后勤部长,未免 也太小觑了萧何。

⒌ 萧何之量 量,也就是器量,气度。

富有才智者,不一定就有器量。

恰恰相反,正因为有才能,往往使人恃才自傲, 目空一切,甚至不知天高地厚。

项羽是这种人,韩信也是这种人。

韩信被贬为淮阴侯,已经很是落魄了, 可是韩信不但不及时引咎自责,深自收敛,和光同尘,反而继续夸夸其谈,怨天尤人,公然发泄对刘邦的 不满。

刘邦评比开国十八元勋,别人唯恐落榜,韩信却说羞与周勃、灌婴之辈同列。

有一次,韩信去看樊 哙,樊哙受宠若惊,口称“大王”,送迎皆行跪拜大礼。

韩信非但不感激樊哙,不以樊哙为厚道,却长叹 道:“看来我此生只能与樊哙这等人为伍了!”好像樊哙同情韩信、尊重韩信反倒辱没了韩信似的!这就 是居功自傲,目无余子,不能容人,没有气度。

这等“英雄”的结局,此刻已然可以想见,料必被视为欲 去之而后快的眼中钉,肉中刺,注定死于非命,无人同情,没准还大快人心。

萧何却是有器量的。

常言道,“宰相肚里能撑船”,这句话萧何完全承担得起。

汉三年,刘邦与项羽两军对峙于京县、索亭之间。

刘邦一边在前线打仗,一边担心后方局势,多次派使者 慰劳萧何。

有人对萧何说:“如今陛下在征战沙场,餐风吸露,自顾不暇,却多次派人慰问阁下,这不是 明摆着有怀疑阁下之心吗?我替阁下拿个主意,不如派您族中能作战的全部奔赴前线,这样大王就会更加 信任阁下了。

”萧何依计而行,刘邦果然大为高兴。

汉十一年,汉将陈豨谋反,刘邦御驾亲征。

其间吕后在朝中用萧何之计,诛杀韩信。

刘邦听说韩信已经服 诛,派人拜萧何为相国,加封食邑五千户,并且派士兵五百人、都尉一名,作为相国的卫队。

满朝文武都 来祝贺萧何,只有一个名叫召平的,前来报忧。

召平,原来是秦王朝的东陵侯,秦亡之后,沦为平民,种 瓜为生,他种的瓜十分甜美,世人誉为“东陵瓜”。

召平就以“东陵瓜”自号。

这个“东陵瓜”的脑袋, 倒是一点也不“木瓜”,他对萧何说:“恐怕祸患从此开始了!皇上在外征战,而阁下留守朝中,明明不 必以身涉险,却无端加封阁下、为阁下增设卫队,这是由于淮阴侯韩信刚刚在朝中谋反,皇上因而有了怀 疑阁下之心。

增设卫队保护阁下,其实并非恩宠。

希望阁下谢绝封赏,把全部家产都贡献出来资助军队建 设。

这样皇上必定高兴。

”萧何依计而行,刘邦果然大为高兴。

汉十二年,淮南王黥布谋反,刘邦再次御驾亲征,在外多次派遣使者回京打听萧何都在干什么。

回报说: “萧相国在京安抚百姓,拿出财产资助军需,和平定陈豨反叛时一样。

”于是又有人来对萧何说:“恐怕 阁下离灭族之祸不远了!阁下功高盖世,无以复加。

阁下当初入关,已经深得民心,十余年来,百姓都已 归附于您,您还要孜孜不倦地争取百姓的拥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皇上所以多次派人询问阁下所作所 为, 就是唯恐阁下控制关中动摇汉室。

现在您不如做一点强购民田民宅、 放高利贷之类的事情来‘自污’, 败坏自己的好名声,这样皇上才能心安。

”萧何依计而行,刘邦果然大为高兴。

总之,刘邦曾经三次怀疑萧何心怀异志,三次将萧何置于极度危险的境地。

然而萧何深知伴君如伴虎,居 安要思危的道理。

开国皇帝莫名其妙地怀疑功臣,乃是题中应有之义,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处理这种事 情,只可忍气吞声,不必愤愤不平,更不可急于“辩诬”,诉说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所以萧何三次都做 到了处变不惊,不动声色,虚怀若谷,从善如流,直至将刘邦的疑心消弭于无形,从容化险为夷,居然幸 免于难。

对比一下当初刘邦怀疑韩信时,韩信那拙劣无能、紧张兮兮、小里小气的表现,萧何的处理方式, 何止高出一筹!没有大智慧,没有大器量,这样的结果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萧何的大气或大度, 不但表现为对待刘邦的态度, 而且表现为对待曹参的行为。

曹参本是萧何当年的同僚, 两人始终同心辅佐刘邦。

在刘邦评“元功十八人”之时,两位元老有了一些矛盾。

但这只是“人民内部矛 盾”,而不是“阶级矛盾”或“敌我矛盾”,所以无伤大雅。

萧何与曹参的关系,从来没有发展到誓不两 立,不共戴天的地步。

正相反,萧何对曹参一直十分器重。

萧何晚年病重,汉惠帝亲自前往探视萧何的病 情,当时问起:“阁下百年之后,谁可以接替您的位置?”萧何说:“知臣莫过于君。

”惠帝问:“曹参 怎么样?”萧何立即叩头说:“陛下得到了最好的人选。

现在萧何可以死而无憾了!” 萧何,见识不凡,智慧过人,器量如海。

萧何的话毕竟有理,“知臣莫如主”。

想必汉高祖刘邦在九泉之 下,也会认为将萧何列于开国元勋之首没有什么可遗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