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谷歌退出中国全部资料论文素材

哈客文库

[图文]谷歌退出中国全部资料论文素材

aaai 2018全揭秘:1242篇中国投递论文领跑全球,录用数
aaai 2018全揭秘:1242篇中国投递论文领跑全球,录用数

谷歌是个互联网公司,名气很大,块头更大,其商业模式在世界范围内获得成功。

但它现 在的架势让人看不懂了。

它向中国提出了政治要求, 而这种事情通常是大的商业公司极力避 免的。

两天来,谷歌威胁要退出中国市场,一些西方媒体发出赞扬,并迅速把这一事件变成了 批判中国的好机会。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站出来指责中国,国会议员发出更加刺耳的声音。

在 这一事件中,谷歌处于风暴的中心,而且它的角色明显在变。

起先,谷歌抱怨的原因是服务器受到“攻击”,后来,竟演变成要让中国取消“网络审 查”。

从互联网安全的一个普遍问题,跳到了要要求中国改变法律。

这一跳真是让中国人吃 惊。

谷歌究竟是在做商业,还是在搞政治?如果是商业,那就应当限定在商业范畴。

有纠纷 不要紧, 可以通过商业的途径来解决, 但要是想通过商业行为来影响中国政治大局和社会改 革进程,那可就完全改变了事件的性质。

当前,中国互联网上的管理有一些争议,但怎么改,要充分尊重中国的现状,也要以中 国社会的承受力为基本判断标准。

中国社会目前已经相当开放,互联网的成长不断激励着它,今后的中国只能更加开放。

但是, 任何开放都是有度的, 而且开放要有一个进程, 不可能一蹴而就。

中国的门该开多大, 路该怎么铺,要中国人自己来设计、安排,外界怎么说,只能作为参考。

一个互联网公司, 即便拥有最先进的技术,最丰厚的资金,就想左右这一进程,都是狂妄的。

谷歌在中国经营三年多, 但似乎对中国的历史与现实了解的程度还很低。

中国是主权国 家,不是 19 世纪时的租界,外国企业没有治外法权。

在中国经商,想游离于中国法律之外, 是对 21 世纪中国的误读。

西方社会、跨国公司对中国建设性的批评和善意的主张,是有助 于中国发展的。

但如果背后隐藏政治企图,并想用一种威胁的方式来迫使中国就范,根本行 不通。

谷歌要中国取消网络审查制度,其结果只能像美国“Mashable”网站的一篇文章所说: “如果有人幻想中国会改变政策,让人无限制地接触反动、淫秽图片等内容,那纯粹是无稽 之谈。

” 中国这些年一直在西方某些人的鞭笞和叫骂声中成长, 谷歌威胁引来更多责难没什么可 怕的。

倒是这一次西方媒体对谷歌威胁退出一边倒地叫好, 让中国民众不能不多一层警惕之 心。

英国《卫报》预测,如果谷歌摊牌,互联网世界将分裂。

中国当然不希望这种分裂,但 也不怕任何麻烦,更不能被这种预言所挟持。

在谷歌威胁面前,中国社会必须要团结。

许多中国民众都愿意使用谷歌的搜索业务。

没有谷歌在中国的业务, 可能会暂时影响到 一些中国人的网络生活。

所以,我们欢迎谷歌留下,但留下来的谷歌必须要做出调整,也要

适应中国的法律。

如果谷歌坚持要退出,没什么了不起。

退出,是自绝于中国市场。

(作者 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 评论: 新华网北京3月23日电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负责人今天凌晨就谷歌公司宣布停止按照中国法律规定的对有害信息过滤,将搜索服务由中国内地转至香港发表谈话。

这位负责人指出, 外国公司在中国经营必须遵守中国法律。

谷歌公司违背进入中国 市场时作出的书面承诺,停止对搜索服务进行过滤,并就黑客攻击影射和指责中国,这是完 全错误的。

我们坚决反对将商业问题政治化, 对谷歌公司的无理指责和做法表示不满和愤慨。

这位负责人说, 1月12日谷歌公司在未事先与我政府有关部门通气的情况下, 公 开发表声明,声称受到了中国政府支持的黑客攻击,不愿在中国运营“受到审查的互联网搜 索引擎”,并“考虑退出中国市场”。

在谷歌公司一再请求下,为当面听取其真实想法,体 现中方诚意, 今年1月29日、 2月25日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先后两次与谷歌公司负 责人接谈, 就其提出的问题作了耐心细致的解释, 强调外国公司在中国经营应当遵循中国法 律,如谷歌公司愿遵守中国法律,我们依然欢迎谷歌公司在中国经营和发展;如谷歌公司执 意将谷歌中国网站的搜索服务撤走, 那是谷歌公司自己的事情, 但必须按照中国法律和国际 惯例,负责任地做好有关善后工作。

该负责人指出,中国政府鼓励互联网发展和普及,促进互联网对外开放。

中国互联 网上的交流和言论十分活跃,电子商务等发展迅速。

事实证明,中国互联网的投资环境、发 展环境是好的。

中国将坚定不移地坚持对外开放的方针, 欢迎外国企业参与中国互联网发展, 并为外商到中国经营发展提供良好服务。

中国互联网依然会保持快速发展的势头。

北京时间3月23日凌晨3时零3分,谷歌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律官大卫·德 拉蒙德公开发表声明,再次借黑客攻击问题指责中国,宣布停止对谷歌中国搜索服务的“过 滤审查”,并将搜索服务由中国内地转至香港。

呵呵,或许是草民我眼界有限,实在不明白谷歌为何好端端地突然却宣布退出中国市场; 迄今为止已经约一个月的折腾,到现在还没有停止;谷歌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极可能退出 中国的决心,但这显然与它的商业利益相悖呀? 于是我百度一下(用它冤家的角度来看看它)“谷歌为何退出中国”,结果看到几篇文章, 分析得相当不错,本人很赞同,而且几乎没有什么补充说明的事项了,特转来给大家一阅: 第一篇:为了表明自己态度而已,恐怕不会做这种愚蠢的决定: 谷歌要退出中国这事,从 1 月初到现在,反复折腾多次,懒得说了,今天消息出来,我 在微博里议论了几句,不想被记者整成文章标题是《项立刚:谷歌搜索退出中国内地十分愚 蠢》,google 倒是把它整在焦点资讯的头条。

微博里议论那是随便的议论,我想,既然这样, 不如我自己再说几句吧,说说我为什么认为 google 退出中国内地愚蠢。

1.作为一个互联网人,首先,我是希望谷歌不要退出中国,道理很简单,对于我们网民 有更多的选择,这也是一个技术很好的公司,很多技术和应用值得我们学习。

而且作为一个 用户,我用着 gmail 信箱、谷歌地图,手机也是 android 系统。

无论怎么看,它留在中国对 于网民和对于 google 都是一件好事。

2.我们中国人有一句古话叫在商言商。

Google 是一个公司,不是一个政府机构,更不是 一个舆论工具,也不是什么民间组织。

言商的道理本土化,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风俗、 习惯, 都是一个基础。

一个外国企业, 因为自己的价值观和行事方式, 一定要对抗本地政府, 这基本上选择的不是一条言商之路。

如果 google 说,我不是言商,不是生意,就是要传递 我的价值观,那么它面临强力管制压力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3.Google 是不是在中国已经生存不下去了?事实远不是如此,几年前进入中国时,它是 书面承诺了会遵守中国法律,会进行搜索,这么多年,虽然经营上也面临了压力,也遇到了 困难,不过也还是得到相当一部分中国用户的喜爱,市场份额达到 30%左右,也还是有很 多发展机会的。

是面临了一些和管制部门的冲突,也曾经被媒体曝光,这是很多企业都面临 的问题, 外国企业有, 中国企业也有, 象中国移动这样的国有企业一样也面临媒体的围攻呢。

4.退出的办法会不会引起网民的反弹,从而导致政府的退让呢?完全不可能,可能在商 业有会有很多问题会有一些退让,但是牵涉到内容的管制问题,从来都没有退让过,如果此 次退让,那就是扯开口子,所以我相信,这个问题是容不得商量。

至于网民,其实不过有一 批人发发牢骚,过几个月这个话题就不再是话题。

而且发牢骚的地方多了,别的不说,房价 高才是关系到中国老百姓切身利益的问题,这上面牢骚不知发了多少。

5.退到香港的 google.com.hk 命运会如何?我相信取消了审查的这个网站会象 facebook 等 网站一样,不久会被屏蔽。

因为存在大量危害中国国家利益的内容,会采用屏蔽的办法进行 管理,一直都是在执行,也是合法的。

6.失去了数亿中国网民,不仅是失去现在的互联网搜索市场,以后面向 3G 时代,中国 将会有 10 亿用户,这个市场是全世界任何一个公司都不会小视的,而且 google 非常希望在 这个领域创造一个奇迹,已经做出了许多可圈可点的产品。

这个市场放弃了非常可惜。

也许

几后它会用其它方式进入中国, 但是经过这样的弯路非常不值得。

这样的反复也会一定程度 上失去中国用户的信任。

7.除了搜索引擎之外,google 的其它业务也会受到影响,我一直认为未来的手机操作系 统 android 是最可能称王的一个,它的力量非常强大,而且又内置了很好的业务,而且已经 开展和中国运营商的合作。

经过了这样掺和了政治的退出事件,我怀疑这些合作都要泡汤。

这也让中国用户失去了更好的一种选择。

这也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8.真是 google 觉得自己是在传递自由的价值观, 也需要和中国用户接触, 包括现在对于 google 的退出,很多网民表达了希望它留下来,如果它没有进入中国,只是象 youtube 等网 站一样,其实对于中国网民的影响很小的,被屏蔽管理可能就屏蔽,除了极少数人,绝大部 分网民有多少关注过。

而且只有接触、交流、碰撞才能有相互理解、认识、了解、融合、接 受。

对抗的结果,不会有任何进展。

谷歌为何退出中国?一个大公司,用这种鲁莽的处事办法,我是觉得很失望。

它是对自 己不负责,也对中国的用户不负责。

核心提示:针对谷歌退出中国事件,凤凰卫视评论员阮次山在 14 日播出的《新闻今日 谈》中指出,谷歌是在以退出的策略来掩饰其商业的失败,是一种商业炒作。

而内地一 些“很傻,很天真”的人中了招。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在美国当地时间 1 月 12 日下午的 15 时,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谷歌集团,通 过一位高层在谷歌的官方博客上发文, 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网站以及在中国的办事处, 这 立刻在中国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我们今天就此话题, 请首席评论员阮次山先生来为我们分 析。

阮先生,其实无独有偶,就在谷歌宣布可能会退出的前一天,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 被人黑掉了。

这两件事情网友很容易的就会把它联系到一起,那么您怎么看呢? 阮次山: 其实谷歌的高层在博客上面表示想要退出中国谷歌的市场, 他第一个是说因为 他的博客、他的网站不断地被有组织的骇掉了,黑掉了。

主持人:攻击。

阮次山:攻击了,他虽然没有敢指明说是中国政府的行为,可是字里行间就让人家觉得 他在攻击中国政府, 说中国政府的防火墙或者中国政府其他的手段, 把他们那些博客里面那 些民运分子、中国内部异见分子的网站都给黑掉了。

第二个喊口号,他说我们谷歌进中国来,过去我们一直跟中国政府做谈判,我们希望能 够借着谷歌进来, 让我们中国网民能够有新闻的自由, 能够有表达意见自由。

有谷歌博客嘛。

还有它能够进入全球搜索的市场。

这是一种商业炒作,这个问题我一会儿再讲。

我觉得这个事情好玩儿的是,我们国内有 很少数的网民被人家利用了,然后很天真的对这个事情,把它当做新闻自由,把谷歌当做新 闻自由的斗士,所以这两天不是还有人说要声援他们,还到谷歌总部去献花。

我觉得从某一 个立场来讲,我们这个社会的确还有一些天真的人、傻的人,其实我们从商业运作的角度来 看,谷歌这一招,这两天不只是我们了,这两天在全球有识之士,我这两天看《伦敦时报》、 《纽约时报》全世界都在讲这个问题。

其实在某一方面来讲, 我们从商业利益来讲, 2006 年谷歌开始进入中国市场, 到现在, 它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 31%,就是三成多一点点,远远不如百度。

我们在这里不为百度打 广告。

换算成去年,换算成它收益的 6 亿美金。

主持人:而且这还不是说它现在就肯定达到的,是有可能会达到的一个。

阮次山:6 亿美金占谷歌全球市场的营业额只有到 1%。

过去它做得很辛苦,要跟我 们中国国内的很多网站,很多平台来斗,它很辛苦。

对它来讲就想出奇招,出什么奇招呢? 第一个他想退出,可是你退出,你如何昭告天下的人说你谷歌因为你商业经营不利,你商 业经营斗不过人家退出来, 不是灰头土脸的撤退嘛, 所以它想出这一招来。

这一招是什么? 第一个它扬言要撤退,这两天是扬言,大家知道全世界的媒体都说。

主持人:所以这是最有意思的一个特点。

阮次山: 对, 它说威胁要退, 你真的要退, 今天发表拜拜我走了, 不是很简单的事儿吗? 你为什么扬言呢?第一个它要跟中国政府谈判, 以后你不要检查我的东西, 以后你对我客气 一点,以后我的内容你不能按照中国的方式去检查。

要用这个来威胁中国政府谈判,它这两 天还在谈,谈到现在还在谈。

而且给中国政府下最后通牒,如果你在一个星期之内你不接受 我的条件,我就退出来。

IT 领袖峰会上被人忽视的田溯宁关于 Google 退出中国的评论原编者按: 在这场新十年的论剑中,很多人都在回味马云的讲话,以及马化腾\李彦宏的对话, 却没有注意到田溯宁关于 Google 退出中国的评论。

这个评论也被很多网站给删去了,因为 比较敏感。

但这却是我迄今为止听到,最为到位的一个评价。

好不容易找来这段话的原文整 理,与大家共享。

这段话也让我对田刮目相看。

田溯宁:吴鹰给我一个最不好回答的问题,我刚才讲思想解放,所以在这里要讲真话,同时 要考虑中国现实特点,看看我过去这些年学到的政治艺术能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首先声明这是我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其他的,我现在也没有其他代表性。

Google 这个事情从我个人来看真是代表两种不同的文化, 两种不同的价值观, 两种不同对待问题的 解决方法和冲突。

这种冲突我们今天评价谁好谁坏、谁对谁错还太早,因为很多东西需要时间检验。

我举一个例子,很多报纸都看到 Google 这个事件有计划、有预谋,是西方××势力而形成 的。

Google 这两个人我也见过,或者跟他们这种规模的公司打过很多交道,我不认为一家 公司他能够很有组织、 有预谋和政府合作做这么一件事情, 可能他这件事情会被政治所利用, 尤其是西方政府, 但是是不是关在小黑屋里跟美国军方商量怎么做这件事, 我觉得这个事情 未必是想得那么复杂,所以说当你有不同的价值观、有不同的对事情判断不一样的话,在方 法上自然有不同的结果。

你说谁是赢家?李彦宏是不是赢家?这个很难讲。

当 Google 离开 后,我们很多愤青觉得挺好。

但是 Google 也是我们中国了解西方最好的工具,让西方了解 我们中国改革开放成果,很多都需要通过 Google 搜索,百度可能还要 10、20 年才能被西方 互联网用户所接受, 我们改革开放成果可能失去一个很好的外宣工具, 我们要想一个问题的 两方面。

第二个问题,当把这样一个公司搞成这么大对立方面,Google 不仅仅是搜索, Google 代表未来 IT 技术,后台有 Google 引擎、Google 云计算,是不是我们把这些也拒绝 了呢?我们想一想我们现代化的核心取得今天的成功, 就是我们以开放的心态, 我们把西方 发明的移动通信拿来了, 我们把西方发明的光通讯拿来了, 我们取得世界上第一大电信公司 国家称号,实现了跳跃式发展,当未来软件技术可能就以 Google 服务的形式出现了,我们 能不能把列宁同志过去说的一句话, 倒洗澡水的时候把孩子也扔掉了, 这些问题我们需要思 考。

互联网一方面给我们带来有益、进步性非常好的工具,但是另一方面他代表我们观念的 变革,所以我们处理新的事务的时候为什么我们需要新的思维、需要新的方法、需要新的思 想来解决互联网时代这样一个问题,Google 这个事件我认为不是一个结束,而是类似很多 这样的事件的开始,它不仅仅一个互联网公司不仅仅代表技术,背后有着价值观、有着意识 形态,而这个价值观、意识形态跟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核心技术又密切关联,在这个时候需要 无论我们的决策者还是政策的咨询者还是业界,甚至互联网广大用户要充分考量这些问题。

这样一些问题不解决,矛盾会越来越复杂。

不是和谐,不是双赢,而是几败俱伤。

我们以前学过邓选、毛选,我们怎么能够把对立面统一起来,辩证法核心要素,怎 么能够把对立问题能够解决,这需要我们更高的智慧,而我们党的历史,我们改革开放的历 史实际上给我们这样的智慧提供了无穷的思想的源泉和解决问题的方法。